我是孕妇,可是我好想出国玩!

2020-07-10  阅读 277 次

孕妇好像是所有 “No” 的总和。

 

把所有想做的事通通列出来:吃半熟牛排、吃生鱼片、喝咖啡、熬夜打电动、看恐怖片、蹲着大便、脚底按摩、骑车、刺激的户外活动,然后再一一把它们锁进抽屉里,就是我的怀孕人蔘~~~

 

「什幺算是刺激的户外活动呢?潜水算不算?」我不知道欸。但只要我一说出来,立刻就会有人瞪大眼睛质问我:「蛤~妳怀孕还去潜水啊!」好像就是不行。虽然我的朋友怀孕时出国四次、坐长途飞机,还跑去潜水:每次一说出来,大家看我的眼神还是一副「妳脑子有洞」的样子。

 

除了孕妇,看来每个人都有所本,知道什幺事情可以做、什幺事情不能做。我好想借来看看,只是每个版本又不太一样。

 

 

§        §        §

 

 

孕妇其实是非常脆弱的动物。记忆力退化得和金鱼差不多就算了,智力好像也是。

 

大家总是会拍拍肩膀、好心地提醒:「不要想太多~要学着放鬆~」不过当我说:「嗯!我这几天好累,有跑去六星集按摩欸。」对方又会用高八度的音域尖叫:「什幺?!孕妇按摩会流产耶!」冷不防的一句话直直戳进心里,让妳晚上又烦恼得睡不着觉。

 

我们每天被告知着各种可以、不可以,内心里上演着黑天使和白天使的两种不同念头的拔河;怀孕真是一场没完没了的拉锯战啊。

 

 

老公是个兴趣广泛的阿宅。和他在一起之后,平时的休闲娱乐不外乎逛街、拍照,偶尔看看电影,一只脚连外县市都很少踏出去过。因此,和他交往前,我们就说好,每年都要集中火力出国一次,解放一下我双子座不羁的个性(握拳)。

 

即使是尝试怀孕的过程,我们依然保有每年一次出国旅游的计划。2013 年 11 月去墨尔本;2014 年 3 月第一次做人工受孕,一个月后生理期报到确认受孕失败;8 月做第一次试管治疗,成功怀孕却在 10 月流产;2014 年 12 月到伦敦跨年,回到台湾后,2015 年 1 月 30 号做第二次试管植入,八週后确定怀了双胞胎。

 

怀孕三个月那阵子,看到好多音乐圈的朋友在脸书上 po 出在冰岛拍到的极光照片,每一张都炙热燃烧着我的旅游魂。某次我趁老公偷买录音室器材、虚报假账却不小心自爆露馅时,机不可失地大喇喇拿出「冰岛旅游卡」当作交换条件。

 

「妳是说冰岛吗?」似乎发现有人趁机揩油吓了一跳。

 

「嗯。再不去就没机会了,以后是房贷加上小孩贷的苦涩人森。」说出口时倒是有点不好意思,脸都涨红了。

 

「可是做试管也好贵耶,我们可能没那幺多预算。」

 

少在那边...真空管不贵吗......「好吧。那去东京。」

 

「蛤?妳不会太委屈吗?」

 

「那也没办法......」哼。我可是抱着没鱼虾也好的心情跟你商量的。或者你也可以当它是种体贴。「人家好想出去嘛~~~」

 

 

按照人类图的说法,人体内最诚实的声音叫做「荐骨」;当妳极度渴望做一件事的时候,妳可以感受到内心深处正发出类似「嗯~」的低鸣。最近荐骨「嗯」到我都快耳鸣了!「什幺骨?在哪里?」我指着尿尿的地方:「好像在这...(欸我忘记哪里了乱指一通)附近吧,重点是!它代表着最~真~实~的答案。」

 
 

就这样,我的东京行得到老公的初步同意,只要产检时医生同意,我的东京血拼之旅就手到擒来啦,嗯哈哈哈哈哈!

我是孕妇,可是我好想出国玩!

 

图/本人提供

问医生是有技巧的,咳咳。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读书态度很好的新生,用最谨慎的态度在医生面前慢慢坐下,屁股坐不满椅子的三分之二,用既担心又期待的心情,询问医生孕妇出国的风险。

 

「医生,请问像我现在怀孕三个多月,没有害喜也没有任何不适的徵状,可以出国吗?」状态看起来很好的孕妇,咳,希望医生听得懂我的暗示。

 

果然第一个诊所医生就像和我事先排练过一样,顺着我的话马上接下去说:「当然可以啊!最好是怀孕三到五个月,中期的时候出去,身体是最舒服的。」

 

太好惹。那再来是情境剧喔!请接招~

 

「可是,好像有人说到东京会有辐射的问题耶,那这样会不会影响到我的小孩呢?」

 

「呵呵呵,你说辐射啊?那东京每年不是有很多小孩出生,有问题的话新闻早就爆出来了,这幺久也没听说过,没问题的啦!」

 

当下的心情简直就像保龄球两球打出 spare 一样爽快,好想跟医生来个击掌啊!但我们还是要沈住气先把这一齣演完,「那我就放心多惹~谢谢医生。」

 

「要试着放轻鬆喔,加油!」

 

我像志玲姊姊一样把手举起来,诚心诚意的也向医生说「加油!」

第一次问就碰到这样明智的医生,多幺幸运啊!

 
 

走出诊所后,老公一付事有蹊跷的余虑;他想了又想,忍不住问我愿不愿意再换一位医生看看。「去吧去吧~」我像手中握着一百分考卷的小学生,蹦蹦跳跳觉得考试很好玩的样子。

 

第二位医师是一位诊所的院长。

 

「最好不要啦。」瞇瞇眼医生笑着回答我。

 

「为什幺?!」我差点从椅子上跳下来。

 

「因为妳怀的是双胞胎啊!我太太之前也是怀双胞胎,我每天都好紧张呢!坐飞机有时气流不稳定,孕妇会受到惊吓。还有妳在国外不小心走路跌倒了怎幺办?对不对?怀双胞胎变数真的比较多。」我好像没办法辩驳。「而且啊,我建议妳过了 28 週后就不要上班了,那时候最好天天在家卧床安胎。我上个礼拜才紧急剖腹拿出一个 22 週的小孩,出生时已经没有心跳了。不足月生产对宝宝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事。」

 

 

没想到说话笑瞇瞇、看似放很鬆的医生,私底下对怀孕的太太这幺紧张谨慎,还丢出一个威力十足的不幸事件,炸得我们魂飞魄散。

 

我和老公走出诊所后,都没开口提要出国的事了。

 

 

可是那阵子我真的好不开心。为什幺两个医生的意见落差这幺大、而我们却偏要听第二个医生的意见?我能不能用更理智的方法去做判断,而不是出于恐惧的妥协?

 

老公说:「如果你心里有答案,那我们就出去啊。我们是因为不知道该怎幺决定才选择问医生的,你明明也很担心不是吗?」

「我当然会担心!」不只是担心发生意外,我也很担心被当作是不爱妈妈的小孩。虽然我不知道,为什幺怀孕出国会和自私贪玩的妈妈划上等号;难道我不能是爱小孩又能享受生活的孕妇吗?

 

这时我才发现我很在意别人的眼光。在网路上爬了很多关于怀孕出国的文章,看到很多人对孕妇出国发生意外是很不以为然的。可是我知道,受制于别人的眼光来决定我的判断,也不是件健康的事,想想决定在回到北医例行产检时,顺便问问老王对于出国的意见。

 

老王抱持着和第一位医生一样的意见。不过老王说话时,我的内心却不停地转:其实老王的意见也不是这幺重要了,出国就是怕发生意外,我是怕出意外还被骂。

 

 

§        §        §

 

 

过了两个礼拜后,我还是迟迟没有上网订机票。想来想去,忍不住打了通 LINE 给远在美国的阿蛋。

 

阿蛋的女儿毛毛当时出生没多久,生孩子这件事接下来会碰到什幺,她可说是我的Deja Vu。「当然要去啊小妞!妳知不知道孩子出生之后要出一趟远门有多困难?」阿蛋是我见过最理智且实际的孕妇,当我準备待产包时,她还特别写备注提醒我记得带武媚娘和红高粱(电视剧)去。

「这两天我不过是想从旧金山去一趟加州;以前坐飞机一下子就到了,现在为了毛毛只能开车。带着宝宝欸,你想时速可以快多少?四五十吧?还要打包一堆婴儿用品。」

 

「而且妳根本无法想像孩子生出来之后有多辛苦:每天蓬头垢面连好好整理自己的时间都没有,半夜不时得起来看看孩子的状况,奶头被他们扯来扯去咬破皮还是得撑着餵奶。没多久奶也垂了、肚子也鬆了,妳要留些 quota 给以后这些苦日子扣啦!」

 

原来阿蛋有成功说服老公的案例呀。(準备笔记)

 

「我只能说还好那时候我们有狠狠砸一次钱去夏威夷玩,住天堂套房、吃好睡好,不然现在半夜被挖起来哪来那幺多的正能量?」接着阿蛋用很低沈的声音描述她当时走去泳池区的状况:「饭店的泳池分成两边。我第一次发现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:一边是一般的成人池,另一边是幼儿池;你知道里面有多挤吗?挤满了一群玩到失控的小孩,我猜有的孩子偷偷尿在游泳池里面了,可是旁边那些眼袋已经落到水上飘的妈妈们,连拉他们出去的力气都没有。」接着阿蛋轻轻叹了一口气:「嘿,那就是我们接下来要过的日子。」

 

呜呜呜~说的太好了,我怎幺忘了一开始就转成扩音给老公听啊。

 

「还有,妳要知道,连医生都无法给妳一个确切的建议,代表这件事没有标準答案,不要自己吓自己。之后你会发现连路人的婆婆妈妈都可以插上一脚,你要做孩子们坚强的后盾抵抗三姑六婆啊!」

 

 

嗯哼,我承认阿蛋是我理想的黑天使。这不就是好姐妹最适合扮演的角色吗?帮妳把闷在心里不敢说的话说出来。超爽的。

 

 

然而,爽完后突然释怀:我决定不买机票了。

 

因为我突然懂了:其实我从头到尾就是个比较胆小的妈妈啊。

 

我还是会需要大家的意见,因为我怕;但另一方面,我也只是想得到支持和认同:「妳应该照自己的想法对自己好,因为妳很辛苦,妳值得。」其实我心里当然有个底啊!只要能让我觉得有人体恤我的辛苦,我就可以好好地思考:「嗯嗯其实我还是不敢怀孕时出国。」但任何的胁迫,对我来说都会产生反作用力:「你是在说我不值得吗?我不这样做就是自私吗?凭什幺这样说?」我就会没有办法嚥下那口气,去做我心里本来想做的决定。

 

是的很不理智,但我回想起来,那时的我就是这幺不理智、这幺反骨呢。

  

 

如果你身边有孕妇朋友,请不要太紧张地觉得「哎呀万一我鼓励她做了错的决定怎幺办?」孕妇只是需要你的支持。她的头壳里还是有颗大脑可以做决定的。

 

「我站在妳这边」,就可以啰。

 


上一篇:
下一篇: